巴金团结作家为抗战“呐喊”

2019-11-04 10:50:53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90)

巴金团结作家为抗战“呐喊”

在“八一三”淞沪抗战82 周年之际,怀着崇敬的心情去参观上海巴金故居。于是,得以再次走近巴金,由此也回想起他团结作家为抗战“呐喊”的情景。这位文学大师早年在沪创办过多种独具特色的刊物,他为《文季月刊》和《烽火》付出的心血尤其多。

汇聚名家的《文季月刊》

1935 年8 月上旬,巴金住入虹口狄思威路(今溧阳路)麦加里21 号楼上亭子间,这是新式里弄房屋。巴金的长篇小说《春》,就是在麦加里开始酝酿和创作的。他在此期间,还曾发起创办了《文季月刊》。

青年时代的巴金 图片来源于《浦江纵横》

当年,北平(今北京)出版的很有影响的《文学季刊》被迫停办。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编辑赵家璧同常为之撰稿的巴金联系,希望他和靳以出面另编一份文学期刊。于是,巴金经与靳以商议后,决定筹备出版一份月刊。1936 年6 月1 日,《文季月刊》在沪问世,发刊词宣称:在民族面临“可怕的深渊的边沿”之际,编者决不“跟在盲人后面高谈文化,或者搬出一些虫蛀的古籍和腐儒的呓语来粉饰”,“我们是青年,我们只愿跟着这一代向上的青年叫出他们的渴望”。

《文季月刊》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发行,系16开本,封面上端标着“巴金、靳以合编”。该刊辟有长篇连载、中篇、短篇、诗、散文、随笔、剧本、论文、译文、书评等栏目,以发表中长篇文学作品为主,主要撰稿人有巴金、曹禺、张天翼、靳以、鲁彦、沈从文、萧红、茅盾、丁玲、刘白羽、叶圣陶等。

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《文季月刊》发表过以鲁迅为首署名的《中国文艺工作者宣言》,巴金参与这份宣言的起草;鲁迅逝世后,该刊推出《哀悼鲁迅先生特辑》,其中有黄源、靳以等的悼念文章和司徒乔所作鲁迅遗容速写,巴金怀着悲痛心情在《卷头语》里说:“我们失去了一位伟大的导师,青年失去了一位爱护他们的知己的朋友,中国人失去了一位代他们说话的人,中华民族解放运动失去了一位英勇的战士。这个缺额是无法填补的。”

另外,巴金的“激流”三部曲第二部《春》,最初在《文季月刊》连载(约登出近四分之一章节)。他在《谈〈春〉》中谦虚地说:“一九三六年《文季月刊》在上海创刊,由我和靳以主编。其实是靳以一个人负责,我不过在旁边呐喊助威。靳以刚刚在北平编过大型刊物《文学季刊》,气魄很大,一开目录就是三个长篇连载:曹禺的四幕剧《日出》,鲁彦的长篇小说《野火》,第三个题目他派定我担任……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四川小姑娘的故事,我也想到了《春》这个题目。”

颇为有趣的是,赵瑜所著的《寻找巴金的黛莉》谈到:作者在古董市场偶然寻觅得七封巴金的旧信,收信人均为“山西太原坡子街20 号”的“赵黛莉女士”;其中的第二封(使用的是文化生活出版社信封,信封背面保留着两枚民国邮票,印有孙中山头像),涉及《文季月刊》。那信说:“我是一个充满着矛盾的人,所以我的文章也是的。我在生活里追求着光明、爱、人间的幸福,我在文章所追求的,也是这个”,“你为什么寄钱来呢?这真使我有些受窘了。你要什么书,我只要找到,就可以寄给你的。现在我不寄还你了,怕你不高兴。我给你订一份新出的《文季月刊》”,“朋友们老是逼着我写文章。你看,我又写了《春》这部作品”。它显然写于《春》在《文季月刊》连载期间,体现了巴金对青年的关心和对《文季月刊》的珍视。

《文季月刊》广泛团结不同政治倾向和艺术流派的作家,积极配合了抗日救亡宣传。该刊虽仅出版七期便遭国民党当局查封,但它所产生的影响是不可磨灭的。

硝烟中诞生的《烽火》

1937 年夏,巴金住入上海霞飞路霞飞坊(今淮海中路927 弄)59 号三楼。在这里,巴金完成了《春》和《秋》的写作。据巴金的《谈〈春〉》回忆:“1937 年8 月淞沪抗日战争爆发,我又把小说放在一边,和朋友们一起办《呐喊》《烽火》。”

“八一三”事变发生后,巴金为了支持淞沪会战,决定在上海发起创办一份文艺杂志,联合同人“思竭棉薄,为我前方忠勇之将士,后方义愤之民众,奋其秃笔,呐喊助威”。经过巴金和茅盾等自筹资金和紧张筹备,《呐喊》于8 月22 日在硝烟中问世。《呐喊》为周刊,由因战火处于停顿状态的上海《文学》社、《文季月刊》社、《中流》社、《译文》社联合主办,以登载小说、诗歌、报告文学、杂文、速写、木刻、漫画等为主,竭力呼吁民众行动起来,一致抵抗日军侵略。在创刊号上,萧乾发表《不会扳枪的干什么好》,申明“即使拿笔,也不再是‘做文章了’”,要用笔当武器;巴金发表《一点感想》,宣布将“用墨水来发泄我们的愤怒”,这其实也是整个上海文化界的共同心声。然而,上海租界当局屈从于日军的压力,在《呐喊》第二期刚出版时,便对它进行查禁。巴金毫不气馁,又着手筹备以新的刊名恢复出版。

9 月5 日,第三期《呐喊》更名《烽火》,继续在沪印行。《烽火》系32 开本,每期16 页。其《创刊献词》呼吁:“大时代已经到了。民族解放的神圣战争,要求每一个不愿做亡国奴的人贡献他的力量。”该刊重点推出报告文学、通讯和诗歌,也登载短篇小说、杂文和美术作品,主要撰稿人有巴金、茅盾、王统照、郑振铎、刘白羽、靳以、杨朔、胡风、钱君匋等。它及时反映淞沪会战前线的情况,广泛报道各地的救亡动态,深刻揭露汉奸的丑恶行径,犹如为反抗日军侵略而熊熊燃烧的“烽火”。

巴金在起初担任《烽火》社发行人(即社长),不久又兼管编辑工作。那时,他几乎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办刊上,并以《烽火》社名义出版“烽火文丛”和“烽火小文丛”等丛书,竭力宣传抗战。为让书刊尽快同读者见面,他除了常在上海霞飞坊59 号寓所挑灯夜战赶写有关文章,还屡次不顾敌机盘旋,亲自赴印刷所修改稿件、阅看校样。

11 月7 日,《烽火》出版第12 期后,由于上海沦陷和租界当局阻挠,被迫停刊(翌年5 月在广州复刊,改出旬刊,仍由巴金主编,至12 月终刊)。这份巴金倾注大量心血的文艺杂志,虽存在时间不算太长,但它为推动抗日救亡发挥了积极作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