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,读了全文,才知它有多悲伤

2019-11-29 09:28:54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474)

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,读了全文,才知它有多悲伤

在电视剧或者小说中,恶霸流氓调戏良家妇女时,常常会有这样一句话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。

这句几乎成了流氓的口头禅,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,这句话最早出自一个女子之口。

而且读了全文,才知它有多悲伤。

这首词名为《玉芙蓉》,全文如下:

寂寞几时休,盼音书天际头。

加人病黄鸟枝头,助人愁渭城衰柳。

满眼春江都是泪,也流不尽许多愁。

若得归来后,同行共止,便是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

这首词的作者名为“珠帘秀”,这是她的艺名,至于她到底姓甚名谁,已经不得而知了。

她是元代著名的官妓,也是名动一时的杂剧女演员。

她不仅能驾驭花旦这些女性角色,甚至还能反串男性角色。

同时代的元曲作家夏庭芝是这样评价她的“杂剧为当今独步”。

虽然她不算倾国倾城,但也称得上是楚楚动人,再加上她能诗善曲,所以当时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达官贵人、风流才子不计其数。

而她最出名的绯闻男友便是“元曲四大家之首”的关汉卿。

“十里扬州风物妍,出落着神仙”,便是关汉卿为珠帘秀所写。

甚至有人说关汉卿的《救风尘》、《望江亭》这些作品便是为她打造的。

然而像很多才子佳人一样,关汉卿和珠帘秀最后并未终成眷属。

关于关汉卿的妻子,历史记载很少,有说她是个官家千金,和关汉卿一生恩爱。

而至于珠帘秀,根据记载,她最后是嫁给了钱塘道士洪丹谷,晚年流落杭州,最后凄凉逝去。

没人知道为什么她会嫁给一个道士,也不知道她和洪丹谷是否幸福。

但是很多人都猜测,她应该是不幸的。

她留下来的作品只有一套套数,一首小令,都十分的幽怨伤感,“绿肥红瘦,正是愁时候”、“休、休,肠断湘江欲尽头”、“倚篷窗一身儿活受苦,恨不得随大江东去”……

这样的愁苦应该是源自她不幸的婚姻生活。

而这首《玉芙蓉》便是套数中的一首,淋漓尽致地抒发了她的悲伤之情,可惜的是最后一句却被后人误读至深。

词作开头便抒发了她深闺寂寞之情。

这无穷无尽的寂寞何时才是尽头?她每日期盼着远方的心上人来信,却始终杳无音信。

一个“盼”字写出了她对丈夫的思念,鸿雁在云鱼在水,连一封家书也成了奢望,她的心中该是何等的凄苦。

接着她又写到了黄鸟和衰柳,这是两个很有意思的意象。

在金昌绪的《春怨》中,也曾提到了黄莺儿,“打起黄莺儿,莫教枝上啼”,原本比起乌鸦的晦气,黄莺还算吉利,可为何女主人公却厌恶黄莺儿呢?

因为“啼时惊妾梦,不得到辽西”,闺怨之情不言而喻。

而珠帘秀这里想来也是如此,此时病中的她对这黄莺儿也是厌恶到了极点。

至于“衰柳”我们也知道古人向来有折柳送别的传统,而“渭城衰柳”更是典型,王维在《渭城曲》中曾言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柳色新”,便是经典的送别之景。

“加人病”的黄鸟、“助人愁”的衰柳将她的离愁别恨写到了极致。

接下来她又以“春江”来比喻她的泪和愁。

李煜曾言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,珠帘秀这里的愁和泪就像当时的李煜一样,永无止境,可见相思之深,之苦。

最后她不禁发出了“若得归来后,同行共止,便是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的感慨。

想必那牡丹花下曾有着她和爱人最美好的回忆,所以她才会说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。

全词写得哀怨又缠绵,将女词人对爱人的想念、怨恨写到了极致,读来令人伤感。

可惜她深情的词句,却被后人误解至深。

若不是读了全文,恐怕谁也想不到原来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”竟是这样的悲伤。

不知你还知道哪些被后人误读的诗词,欢迎一起来分享哦。

- END -

作者:凯紫

看完的读者,记得给凯哥点个赞哦

(图片来源于网络,侵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