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荷塘】 三国归晋 (戏剧)

2019-05-03 16:28:07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237)

【荷塘】 三国归晋 (戏剧)

公元二六三年司马昭克服西蜀,被魏帝曹奂加封晋王。
   二六五年八月,司马昭死于中风,世子司马炎袭父爵位,晋王,掌管朝政。
   首要人物:司马炎、贾充、曹奂。沈紞,张节、羊祜、陆抗、军兵、宦官、家人、孙浩、孙歆、张悌、岑昏、陶濬、胡冲
  
   第一场
   时刻:265年冬
   地址:洛阳皇宫大殿
   人物:司马炎、贾充、曹奂。沈紞,张节等文武百官。
  
   司马炎:众位卿家,我司马炎继位晋王,请众卿家当朝议事,共兴大魏,一统孙吴,诸位有何良策,虽然讲来!
   贾充:晋王,臣贾充有事启奏!
   司马炎:有话请讲!
   贾充:西蜀无德,先王司马昭恩惠一方,克服西蜀归顺,功盖于世,德佩四方,群众归心,全国应以德配位,曹操曾言:真命在我,我就当回周文王。晋王,您现在就应当效法曹丕令汉献帝禅让汉位之法,再修受禅台,请魏主曹奂禅让大位与晋王。
   司马炎:这个吗?唱:
   司马家建功立业受晋王,
   几代人东征西战是栋梁。
   平西蜀为曹家征战疆场,
   封晋王留下了美名颂扬。
   先祖父保大魏任劳任怨,
   封宣王华夏群众都信服。
   保魏主兴魏业义不容辞,
   我怎敢篡大位自命君主?
   贾充:主公,此话差矣。唱:
   司马家匡扶魏国劳绩大,
   三代人辅佐魏主全国夸。
   那刘协无能无德把位让,
   才轮到文帝曹丕坐全国。
   而尔后当朝无道人心散,
   只需您晋王接位服我们。
   众臣齐声:
   请魏主让位,再建受禅台,禅让给晋王全国!
   曹奂大惊:诸位爱卿,寡人曹奂有何过错?你们这……这……这是何意?
   沈紞:皇帝陛下,我沈紞说几句,您这大魏江山,假如没有司马家几代人辅佐,能有您今日吗?就知足让了大位吧。
   张节:此话非也!尔等食我魏主俸禄,理应酬谢魏主,魏武祖黄帝曹操征讨终身,得来全国不易,现在日子有德无过,怎能把江山禅让与别人?我张节虽是侍郎,自感惭愧。
   沈紞:你这个小小侍郎,懂得什么?唱:
   这江山本是大汉应姓刘,
   是曹家挟以皇帝令诸侯。
   自立王篡汉室本不应当,
   而现在无德行理应禅让。
   晋王他三代辅魏留青史,
   才得有魏王社稷无忧虑。
   你一个侍郎小儿太无理,
   轮不到你这小斯说渊源。
   请魏主让社稷昭告全国,
   落得个好名声传为佳话。
   文武百官:请魏主让社稷,昭告全国!
   曹奂:晋王,你祖父宣王司马懿、你父晋王司马昭、你大伯景王司马师谥号都是寡人所赐,你又世袭父爵,晋王,孤所赐司马家四个王位,莫非还不可吗?
   司马炎:哎!陛下所言极是,禅让之事并非本王所求,而是众卿家所提,原本全国便是有德者居之,无德者失之。唱:
   司马家为社稷功昭千秋,
   施恩德顺民意威名神州。
   众文武令陛下禅让大位,
   陛下您已失德应感愧羞。
   到现在有何面再提它求?
   文武百官:请陛下让位给晋王!
   张节:莫非尔等要做篡位之贼不成?
   司马炎大怒:国家大事,岂容你这小斯多言,来人,推出去,斩!
   武士将张节推出
   曹奂哭求:请晋王刀下留人!
   司马炎勃然离殿。
   沈紞:哎!我说皇帝陛下,您都自顾不暇了,还替别人求哪门子情啊!我看您仍是哪里凉爽,去哪儿呆着去吧!唱:
   陛下您快请起珍重玉体,
   学献帝修禅台此乃天意。
   让皇坐落晋王筹办大礼,
   莫逆天顺民意命无忧矣。
   曹奂哭泣:寡人愧对先帝,事到今日,也是天命难违,就依众卿所说吧。
  
   第二场
   时刻:半月后
   地址:受禅台、洛阳皇宫
   人物:司马炎、曹奂、贾充、沈紞、文武百官等
  
   曹奂哭丧着脸坐在受禅台上,文武百官站立在台下两头,贾充、沈紞等手握腰间佩剑,站在受禅台两边。
   贾充:吉时已到,迎请晋王登坛承受皇位!
   司马炎上坛,曹奂动身让位,司马炎坐上皇位。
   贾充:请陛下授印晋王传国玉玺!
   曹奂双手捧着玉玺唱:
   魏武皇祖扫南北,
   威名远播全国归。
   文帝高祖建基业,
   传受汉室到大魏。
   孤家愧对魏先祖,
   重演献帝让皇位。
   贾充、沈紞手扶配剑:跪下!
   曹奂无法跪地,双手将玉玺举过头顶,贾充接过玉玺,双手奉上司马炎,曹奂换下龙袍,身着王公服饰,下台站在百官之首。
   贾充:请百官参拜吾皇万岁!
   曹奂再次与百官一同参拜:吾皇万岁!
   贾充:自建安二十五年,魏接汉禅,已过四十五载,今魏禄完结,天命在晋,司马氏公德尓隆,极天极地,由晋王接位皇帝,承继魏统。国号大晋,改元泰始元年。加封曹奂为陈留王,迁往金墉城寓居,当即起程,非宣不可进京。
   曹奂哭泣:谢……陛下……
   贾充:晋武皇帝司马炎,追谥加封祖父司马懿为宣帝、大伯司马师为景帝、父司马昭为文帝,并建七座庙,以彰先祖恩德,昭告全国,封太傅司马孚为安平王!
   司马孚:唉!唱:
   我食魏禄为魏臣,
   怎能变节我初心。
   一人怎障世人目?
   鄙人愿做自由人。
   司马炎:准奏!
   司马孚、曹奂退下。
  
   第二年洛阳皇宫大殿
   贾充:启奏陛下,追谥加封吾皇先祖七庙已竣工。
   司马炎:爱卿辛苦了!
   贾充:何来辛苦,陛下,方才快马从边关送来奏折。
   司马炎:递上来!
   贾充把奏折举过头顶,递上司马炎,司马炎看过。
   司马炎:今有匈奴犯边关,鲜、卑、羌、氐、羯,乘机来作乱,欺我大晋刚建国,东吴乘机屯兵江口到门前。这可如何是好?唱:
   大晋正如日东升,
   雄起宏愿江山统。
   内有东吴犯襄阳,
   外有匈奴扰边远地方。
   鲜羌氐羯乘虚乱,
   内忧外患决议计划难。
   贾充:陛下不必慌张,全国大事已定,自诸侯征伐董卓算起,全国切割,文帝平定西蜀,当今我主又新建大晋,三分全国,现在只剩东吴,隔江坚持,那些异族小贼,不足为虑。唱:
   晋国现在比魏强,
   兵精将广民有粮。
   东吴当时是大患,
   毛贼小寇有何仿?
   司马炎:此言有理,正是朕所想,东吴主帅陆抗,乃是大都督陆逊之次子,此人文武全才,谁愿迎战?
   贾充:启奏陛下,我闻东吴昏君孙浩,荒淫酒色,宠信常侍岑昏,乱杀忠良无辜,生灵涂炭,我主可诏襄阳镇守羊祜为都督,率兵前去抵御,待等东吴有变,乘势攻取,一统华夏,到那时那些异族,见我大晋强盛,自会归顺。唱:
   羊祜谢绝过封爵改封候,
   郭奕赞当今颜回常夸口。
   吴军降往来不断尊便服人心,
   讲诺言吴晋两地通商行。
   吴人尊称他羊公有声威,
   驻襄阳办书院余粮满仓。
   怀宏愿专心想把东吴统,
   用此人为都督可定四方。
   司马炎:看来,只需全国一统,群众方能休养生息,准奏!唱:
   诏命羊祜为都督,
   待等机遇统东吴。
  
   第三场
   时刻:几个月后
   地址:襄阳军中帐、江口军中帐
   人物:羊祜、晋军兵、陆抗、吴军兵、青鸟使
  
   羊祜:我羊祜奉吾主之命,屯兵襄阳,与东吴坚持数月,那陆抗智慧过人,胜过其父陆逊,他一路霸占西陵,斩杀步阐,使我不能相救,只能以守据抗,不可闪失!唱:
   今日里去打猎遇见陆抗,
   回营察猎物身中吴箭伤。
   吴孙浩糊涂无道疑心重,
   何不必搬弄是非乱他邦。
   来人!
   军兵上:都督有何叮咛?
   羊祜:将今日里带有吴军箭伤的猎物与箭,送还给吴军。
   军兵:都督这是何意?
   羊祜:唱:
   今日里去打猎登高观察,
   吴军兵纪严正不可轻犯。
   令你等将猎物与箭奉还,
   待机遇吴国乱再做建议。
   军兵:遵命!
   羊祜:唱:
   我遇明主此生幸,
   授命都督统领兵。
   现在设下离间计,
   只待吴乱就起兵。
   军兵:报!都督,我等将猎物和箭已送还吴军,回来交令。
   羊祜:进账回话。
   军兵抬着几坛酒进账。
   羊祜:这是何意?
   军兵:陈说都督,那陆抗将军,见我等送还的猎物和箭,十分高兴,特吩咐我等,将自己收藏佳酿,奉上都督,以表达出猎之情。
   羊祜:来呀,开坛,我要品味一下陆将军送来的佳酿。
   军兵:都督不可,是否酒中有诈?
   羊祜大笑:哈、哈、哈……唱:
   陆抗他领兵据守待图变。
   观其表吴兵松懈实否则。
   还其礼探真假策略胜算,
   他不会送毒酒把心放宽。
   明日里去吴营代我问长短,
   把音讯传到吴首功一件。
   不开战吴主急心生疑念,
   到那时吴生乱一统江山。
   拿酒来!
   (军兵端来一碗酒,羊祜一饮而尽。)
   好酒啊!好酒啊!
   几个月后,江口吴军大帐内。
   陆抗:我主屡次派使者,敦促我陆抗用兵,与晋兵开战,我派人送奏章陈说上表好坏,至今没有回音?唱:
   奏表中我写到修德慎罚,
   以安内为上策复兴国家,
   讨晋军莫心急等候机遇,
   驻江口暂不宜进兵征伐。
   军兵:报将军!我主派青鸟使到。
   陆抗:快快有请!唱:
   羊祜他驻军襄阳却不开战,
   守为攻敬爱军民垦荒田。
   审时局待图变寻求战机,
   此策略我早已识破看穿。
   万岁他心急切盛怒龙颜,
   思顾忌大帐内心境不安。
   青鸟使进账。
   陆抗:臣,重甲在身,不能行大礼,失礼了!(抱拳一拜)
   青鸟使:免礼,我主万岁,屡催尔等出动军队征伐司马炎忤逆篡位,你却迟迟未动,特此将镇东将军陆抗降为司马,由孙翼代为将军持续征征伐晋。
   陆抗:谢万岁,臣领旨。唱:
   主疑臣与晋军私通,
   此误解怎能说得清。
   近闻言我主常发怒,
   妄杀了许多忠臣与无辜。
   华核他托病退隐发感叹,
   惋惜了江南秀丽好河山。
   我无能拖累了吴主愿望,
   臣遵旨意告老把家还。
  
   第四场
   时刻:半月天后
   地址:洛阳皇宫大殿、襄阳
   人物:司马炎、贾充、沈紞、文武百官
  
   司马炎:众卿,刚刚收到都督羊祜送来奏章,东吴江口驻扎的陆抗,已被降职调换,羊祜建议兵发东吴,不知众卿意下如何?传阅下去。(有人接过奏章,给群臣传阅)唱:
   大晋天命已注定,
   功业垂成靠众卿。
   江淮沿途虽险峻,
   怎比剑阁蜀道难?
   先帝入川平西蜀,
   当今吾等降东吴。
   孙浩暴政胜刘婵,
   天降大任统江山。
   吴人心移晋一统,
   魏蜀怎比大晋盛。
   陆抗降职回家转,
   机遇如节要顺风。
   莫错机遇建伟业,
   荡平四海全国宁。
   贾充:万岁,不可出动军队啊!唱:
   新立国家底薄需养生息,
   待国运兴隆时出动军队不迟。
   在西北异族扰侵我领地,
   亡我心从未死华夏危机。
   司马炎:唉,哪里有这么严峻?唱:
   我大晋兵精粮足谁敢挡,
   小小异族能怎样?
   只需荡平孙东吴,
   不战尔等自会降。
   贾充:陛下!唱:
   我军陆地强势大,
   水上比较天然差。
   东吴水军咱无法比,
   当年赤壁曾败给它。
   司马炎:现在局势大不同早年。唱:
   孙浩糊涂国力衰,
   他乱杀忠臣群众哀。
   政局紊乱人心浮,
  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。
   贾充:陛下啊!唱:
   长江天险非一般,
   要想打破着实难。
   看当下练习水军是要害,
   多招戎马建战船。
   待往日国强兵壮起雄兵,
   不愁一统江东大晋兴。
   司马炎:左卫将军沈紞!
   沈紞:小臣在!
   司马炎:孤知你素日里,饱览经史典籍,有才学而擅论,今日怎样一言不发?
   沈紞:回陛下,小臣觉得尚书郎贾充言之有理,暂不出动军队,保养生息,您无妨寻求一下民主定见?
   司马炎:民主是什么?
   沈紞:民主吗?便是在座的每一位主意呀!
   司马炎:哈哈!这词新鲜,就请众卿一议。唱:
   众卿家各抒己见表个态,
   是保养生息等机遇?
   仍是马上出动军队去克敌?
   众臣:陛下,暂不出动军队!
   司马炎:那孤就尊重一回民主,暂不出动军队,沈紞!
   沈紞:臣在!
   司马炎:唱:
   你代孤去襄阳传朕旨意,
   告诉那羊都督暂不出动军队。
   惋惜了羊叔子一片忠实,
   赏全军安慰好诸位将领。
   你此去职责重担子不轻,
   安慰好众将士把事阐明。
   沈紞:臣遵旨!唱:
   陛下有意伐东吴,
   自感愧对羊都督。
   令我安慰全军将,
   做思想工作我熟行。
   走起!
   襄阳驻军大门前
   沈紞:奉旨兼程到襄阳,犒赏全军好儿郎。
   我与那羊叔子虽是故交,但是这不出动军队这事,也欠好张口说呀?思想工作也难做啊?问问我们?诸位:你们谁有什么好主意献上来,能够发微信,我会用支付宝或微信给我们发红包,有赏搜集啊!不可,我得瞅瞅我余额宝里还有多少钱儿,(掏出手机,显露品牌。)钱还真不少,什么?听不懂?听不懂什么?啊!思想工作?那就算了,省了我红包打赏了。里边的军兵听着!快快告诉羊都督,就说万岁派来的青鸟使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