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八一】寻找年味(相声·家园)

2019-03-06 19:06:33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80)

【八一】寻找年味(相声·家园)

甲:(提着一盏灯笼上场)
   乙:嗐嗐嗐,老爷子啊,您这是?您这是?
   甲:(四处寻找)
   乙:哎哟,老爷子啊,您这是人口走失啊?还是宠物丢失啊?
   甲:我呀?
   乙:啊?
   甲:不告诉你!
   乙:嗐,老爷子还挺逗的呀!老爷子啊!
   甲:哎!
   乙:您要是一告诉我啊……
   甲:怎么呢?
   乙:我发动蛮多人帮您找,总比您一个人找强!
   甲:唉,没用,没用!我们全家,亲戚六眷,街坊邻居都发动过。都找过。
   乙:结果呢?
   甲:结果啊?
   乙:啊?
   甲:没用!
   乙:咝,您没找政府?
   甲:找了,找了。什么公安,法院,检察,都找了好多遍。
   乙:结果呢?
   甲:没用!
   乙:咝,这难找?您没找媒体?
   甲:找了,找了,刚才我就是从媒体来的!
   乙:哪个媒体啊?
   甲:煤气站啦?
   乙:咝,您跑煤气站去做什么呀?那东西丢煤气站啦?
   甲:没有。
   乙:没有?没有您跑那儿做什么呀?
   甲:唉,其实,我也不想去,只是我刚出门时,被老太婆看见了,老太婆说,老头子啊,弯个步,去煤气站充点煤气!这么着,我才去了。
   乙:嗐,这老爷子还挺闲的呀!老爷子啊,我是说,那报纸、广播、电视去过没有?
   甲:去过,去过,他们都挺支持,也蛮重视,头版头条,还停止了一切娱乐活动,专门连番滚动播报!
   乙:嚯,这么重要?结果呢?
   甲:没得用,没得用,唉,花去我好多钱啦!
   乙:多少?
   甲:人民币一块五毛!
   乙:嗐!那您打的是什么广告啊?
   甲:市民之声啦!
   乙:嗐!
   甲:不和你说了,我还要去寻找。
   乙:老爷子啊,留步,留步!
   甲:没功夫和你磨闲牙!
   乙:嚯,这老爷子的脾气还挺冲啊!
   甲:年青的时候,我还打死过一头牯牛哩!要不,你来试试?
   乙:别,别别别,我可没牯牛那身板!您还是饶过我吧?
   甲:那你拦着我干什么?
   乙:嘿嘿,嘿嘿,我是说啊,您说出来,告诉我,您在寻找什么,说不定,我有办法给您找到呢?您不知道,那外国失事的飞机,不就是我找到的?
   甲:啊?这么神?看不出来。看不出来。
   乙:看不出来吧?告诉您,老爷子,这叫鱼有鱼路,虾有虾道,说不定,鬼撞鬼,我就,嘿嘿,嘿嘿,给您找到了呢?
   甲:唉,这不要过年了吗?可我总觉得,现在这过年,没得以前的年味浓,所以,所以,我就,我就,嘿嘿,嘿嘿……
   乙:敢情您在寻找年味啊?
   甲:啊?不可以啊?
   乙:不是,不是,您那眼神别看我的腰!我这细腰,哪经得住您那打死牯牛的一拳!
   甲:那你说说,我为什么不能寻找?
   乙:我不是说您不可以寻找!我是说,您没得那个必要去寻找!
   甲:为什么呀?
   乙:您看看,鸡鸭鱼肉,鲍鱼海鲜,凌罗绸缎,吃的穿的用的,哪样没有?只有您想不到的,没有您买不到的!
   甲:那我问你。
   乙:您说。
   甲:要过年了,你有什么盼头?
   乙:盼头?
   甲:啊?
   乙:辛苦一年了,我就想趁这大过年的,好好睡上几觉,把平时欠缺的磕睡都补回来。
   甲:还有呢?
   乙:还有?还有?还有就是出去游玩一下。
   甲:还有呢?
   乙:还有?还有就是邀几个人,斗斗地主,搓几圈麻将。
   甲:还有呢?
   乙:还有?还有?还有就是没有了。
   甲:你说,你这象过年吗?
   乙:还,还,还真不象呃!
   甲:所以我说要去寻找年味啊!
   乙:那您心幕中的年味,又是什么呢?
   甲:我啊?
   乙:啊?
   甲:我小时候,一听大人说快过年了,心中那个美呀!
   乙:这叫盼头。
   甲:有花衣服穿……
   乙:等等等等。
   甲:怎么啦?
   乙:您是男孩呀?还是女孩?
   甲:正宗一个大老爷们站在你面前,怎么还问这没脑子的话?
   乙:这花衣服是人家女孩子穿的,您说,您个大老爷们,还要穿花衣,那不成了人妖啦?
   甲:你是不知道,小时,我们把新衣都叫花衣服。不光我们小孩,连那大人都是这样叫!
   乙:哦,这是一地的风俗!那,还盼什么呢?
   甲:队里干塘分鱼;杀猪分肉;熬糖打豆腐打糍粑……
   乙:这都是些大人干的事啊?你添什么乱?
   甲:我们盼着吃啊?
   乙:哦,我把这茬给忘了!
   甲:团年饭给押岁钱。
   乙:多少?
   甲:人民币两分!
   乙:多大一笔巨款啦!告诉您吧,老爷子,不要说两分,就是一元,掉在地上,都没人弯腰去捡啦!
   甲:可就是这,都还区别对待!
   乙:怎么啦?
   甲:没有女孩子的份!
   乙:典型的重男轻女!
   甲:团完年,得给押岁钱,穿上花衣服,打着饱嗝,你闻闻,鱼香,肉香,香气都舍不得吐出来。你闻,你闻。
   乙:嗐,满嘴的大蒜味!
   甲:这不还没过年吗?
   乙:嗐,那你还拉着我闻个什么呀?呛得我直想吐!
   甲:邀上塆子里的小伙伴,满塆子去捡鞭炮。初一看彩莲船,初二看龙灯,初三走岳母家……
   乙:你不小孩吗?
   甲:娃娃亲!
   乙:都这习俗!
   甲:吃饭的时候,可要注意。
   乙:注意什么呀?
   甲:红烧鱼不能吃,鸡菌子不能吃!
   乙:为什么呀?可这两样都是我最爱吃的!
   甲:最爱你也得憋着,只能眼泪汪汪地去看!
   乙:为什么呀?
   甲:那叫看菜!
   乙:哦,难怪眼泪汪汪的,都是叫菜给看出来的。那,什么时候能吃呢?
   甲:元宵节。
   乙:那不都馊啦?
   甲:馊了也不能吃!
   乙:哦,我明白了。
   甲:明白什么呀?
   乙:小气呗!
   甲:嗐,告诉你吧,免得你怨恨人家!
   乙:您说!
   甲:吃了就没有啦!
   乙:物资缺乏时都这样,拿不出来呀,有钱也买不到!何况,还没钱!你看那位,得到两分钱,还喜得跟个野人似的,站在那儿,拿着那钱,嘿嘿乐个没完!
   甲:可是现在,天天肉鱼,天天穿花衣,天天……
   乙:那您是喜欢现在?还是过去?
   甲:照这有吃有喝,喜欢现在;照这没得年味,还是喜欢过去!
   乙:您该满足啊!
   甲:满足什么呀,那衣服就是穿不烂!
   乙:这不挺好的吗?
   甲:哎呀!
   乙:怎么啦?
   甲:我明白了,我终于明白了,现在为什么要实行火化了?
   乙:为什么呀?
   甲:穿不烂的衣服都给烧掉,一件也不留给你!
   乙:嗐!这都哪跟哪呀!
   甲:不跟嚼舌根子了,我去寻找年味去了!
   乙:瞧这头犟驴?有这必要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