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晓荷】阳光礼赞(舞台剧)

2019-03-06 19:06:34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180)

【晓荷】阳光礼赞(舞台剧)

时间:当代。
   地点:地区一些偏远山村。
   人物:阿不力肯木·艾则孜、牡丹古丽·阿布拉、张韬、达吾提·巴拉提、米瓦尼沙罕·木扎提、马强、阿布都赛买提·亚森、古丽克孜·伊力亚斯、李青山等。
   (幕启:一群各族人民群众身着盛装,在舞台上载歌载舞:“夏天里党是我头顶的遮阳伞,冬天里党是我身上的衣和衫。饿了党是我肚里充饥的馕,渴了党是我嘴里甘甜的泉。是党让我的生活甜蜜幸福,党就是我可以依靠的山。”
   (阿不力肯木·艾则孜拿着卷起的锦旗上,身着盛装的各族人民群众载歌载舞下
   阿不力肯木·艾则孜:“嘴里有话嘛就要说出来,心里有感谢嘛就要讲出来。自党和政府给我们村里派来了工作队,我们村里的各族村民群众就住上了富民安居房。大家问我是到哪里去,我是去村委会为工作队送锦旗表达一下感谢嘛。”
   (内声):“是嘛,我们去村委会为工作队送锦旗表达一下感谢嘛。”
   (牡丹古丽·阿布拉、库尔班江·买买提等随上)
  
   牡丹古丽·阿布拉:“你去全天下问问,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党和政府嘛,我们吃的问题操心了,我们穿的问题操心了,我们挣钱的问题操心了,我们住的问题也操心了……什么都为我们操心了,简直比我们的爸爸妈妈还爸爸妈妈嘛。”
   库尔班江·买买提:“就是嘛,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党、这么好的政府?”
   阿不力肯木·艾则孜:“啊,村委会到了。看,那不是工作队张队长嘛?”(喊):“张队长!张队长!”
   (内):“阿不力肯木大哥,牡丹古丽大姐,库尔班江大哥,你们怎么来了?”
   (工作队队长张韬上
   张韬(重复):“阿不力肯木大哥、牡丹古丽大姐、库尔班江大哥,你们怎么来了?”
   阿不力肯木·艾则孜:“怎么,只兴你这个工作队队长来家里看我这个大哥,就不兴我这个大哥来工作队看看你?”
   牡丹古丽·阿布拉:“我这个大姐想你了,来看看你不行吗?”
   张韬:“行,行,感谢感谢!”
   (同阿不力肯木·艾则孜、库尔班江·买买提等握手,同牡丹古丽·阿布拉行抚胸弯腰礼。
   张韬:“对了,阿不力肯木大哥,牡丹古丽大姐,库尔班江大哥,这几天我工作忙,没有去看你们。你们的富民安居房完工了吧?”
   阿不力肯木·艾则孜等:“完工了,完工了。”
   张韬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   牡丹古丽·阿布拉:“我做梦都没有想到,我这辈子还能住上这么好的富民安居房,简直和城里的房子一样嘛!房子是又漂亮又整洁,电线开关一按,屋里亮了,自来水龙头一拧,自来水来了,我们一高兴,心里亮了。”
   阿不力肯木·艾则孜:“是嘛,当初要不是张队长你带着工作队队员反复来我们家,动员我们这些住在老旧危房里的贫困村民建富民安居房,我们怎么能住得上这么好的房子嘛?”
   牡丹古丽·阿布拉:“对嘛,自己盖自己住的房子,党和政府还给我们那么多的补贴,一家一户三万多,全地区那么多户,全新疆那么多户,党和政府要给我们补贴多少钱哪!这样心里装着我们人民群众的党和政府,我们自己不去热爱谁去热爱嘛!”
   库尔班江·买买提:“可是当初张队长等工作队队员来动员你建富民安居房时,牡丹古丽妹子,你还不愿意呢?”
   牡丹古丽·阿布拉(不好意思):“我不是担心家里没钱、盖不起富民安居房嘛。当初,你库尔班江大哥还不是和我一样,也不愿意盖富民安居房?”
   库尔班江·买买提:“嗨,我当初的想法还不是和你一样,担心家里没钱,富民安居房盖不起来嘛。”
   阿不力肯木·艾则孜:“可是我们这些盖不起富民安居房的贫困村民,现在都盖起了富民安居房,这是党和政府的恩情啊!”
   牡丹古丽·阿布拉:“是呀,这是党和政府的恩情啊!张队长,谢谢你!”
  
   阿不力肯木·艾则孜、库尔班江·买买提等:“谢谢你,张队长!”(展开锦旗送张韬,锦旗上书:“阳光普照大地红心永远向党”
   张韬(拒绝):“牡丹古丽大姐,阿不力肯木、库尔班江大哥,这都是党和政府的恩情,不要谢我,不要谢我。”
   牡丹古丽·阿布拉等:“你是党和政府派来的,谢你就是谢党和政府。”
   张韬(接过锦旗):“感谢党和政府,感谢党和政府,我们共同来感谢党和政府吧!”
   牡丹古丽·阿布拉等:“好!我们共同来感谢党和政府。”
   他们端着锦旗,同时面向观众边行礼边说:“党和政府啊,您就是那光芒万丈的太阳,照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光亮!你不仅照亮了山川湖海,也照亮了我们各族人民群众的心。我们感谢您,我们深深地感谢您!”
   (有顷
   (身着盛装的各族人民群众载歌载舞上,张韬等人暗下
   身着盛装的各族人民群众在舞台上载歌载舞:“夏天里党是我头顶的遮阳伞,冬天里党是我身上的衣和衫。饿了党是我肚里充饥的馕,渴了党是我嘴里甘甜的泉。是党让我的生活甜蜜幸福,党就是我可以依靠的山。”
   (达吾提·巴拉提拿着卷起的锦旗,同米瓦尼沙罕·木扎提、亚库甫·吐鲁洪等上,身着盛装的各族人民群众载歌载舞下
   达吾提·巴拉提:“自从嘛工作队来到我们这个偏远的小山村,我们村嘛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以前没有的,现在都有了。最让我们感激的,是工作队为我们这个小山村建起了一个医疗卫生室。现在我们村民群众生病了嘛,一般的病不要出村就可以治疗了。今后我们村民群众嘛,再也不用担心感冒生病来不及去乡里县里治病,耽误治疗了。”
   米瓦尼沙罕·木扎提:“像我们这些住在偏远山村里的村民嘛,最害怕的事就是生病了。我们村离乡政府五十多公里,离县城将近100公里,常常是,家里有人生病了嘛,不是来不及治疗,就是把小病拖成了大病。我们最想要的,就是村里有个医疗室。可是在这样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嘛,要建一个医疗室,难的就是没有医生愿意来。现在好了,工作队想我们村民群众之所想,请来了医生,为我们村里建起了医疗卫生室。为我们村民群众解决了一个这么大的难题,我们要不去工作队表达一些感谢嘛,心里怎么过意得去嘛。”
   达吾提·巴拉提:“工作队到了,不知马队长他们在不在。”
   (工作队队长马强上
   亚库甫·吐鲁洪(看见):“看,马队长。”
   达吾提·巴拉提等:“马队长,马队长……”
   马强(才看到):“达吾提大哥、米瓦尼沙罕大姐、亚库甫大哥,你们怎么来工作队了。有什么事吗?”
   米瓦尼沙罕·木扎提:“看你马队长说的,没有事嘛我们就不能来工作队看看你们吗?”
   马强:“可以可以,欢迎欢迎。”
   (同达吾提·巴拉提、亚库甫·吐鲁洪等握手,同米瓦尼沙罕·木扎提行抚胸弯腰礼。)
   亚库甫·吐鲁洪:“其实我们来工作队嘛,是来表达一些心里的感谢的。”
  
   马强:“感谢?我们工作队做了什么值得你们亲自来感谢的事?”
   达吾提·巴拉提:“你们工作队来到我们村,做了那么多好事实事嘛,哪一件不值得我们村民群众亲自来感谢?比如这次嘛为我们村里建起了医疗卫生室的事……”
   马强:“这只是一件小事,不值得感谢的。”
   米瓦尼沙罕·木扎提:“小事?这怎么是小事嘛?马队长,在我们村里建起了医疗室,对我们村的村民群众来说嘛,就是大事。你知道吗,马队长?以前,我们村里没有医疗卫生室,我们村里的村民群众,因为生病嘛,吃了多少亏,受了多少罪?有一年我的女儿小巴沙古丽感冒发烧了,因为离乡里县里的医院远,没有及时去治疗,结果嘛小感冒变成了严重的肺炎,乡里的医院都不敢治,到县城的医院治疗了半个月,花了不少钱不说,我女儿现在身子还弱,就是因为嘛那次小病引起的。以前,在我们村,这样的事经常发生嘛。”
   达吾提·巴拉提:“是嘛,我儿子阿尔法小时候也发生过这样的情况。如果那时村里有医疗卫生室,我儿子嘛也不会因为发烧出麻疹,导致终生残疾了。”
   亚库甫·吐鲁洪:“我家里也有人因为小病拖成大病了嘛!”
   米瓦尼沙罕·木扎提:“我们村里嘛还有些村民家里,因为村里没有医疗卫生室,把小病拖成了大病,甚至送了命了嘛?马队长,你说在村里建一个医疗卫生室,对我们村民重要不重要嘛?”
   马强:“这么说来,还有那么一点重要性。”
   米瓦尼沙罕·木扎提:“你说,马队长,你们工作队为我们解决了这么一件大事,我们要不要感谢你、感谢你们工作队嘛?”
   马强:“要感谢,就感谢党,感谢人民政府。”
   达吾提·巴拉提:“你和你们工作队嘛是党和政府派来的,感谢你和工作队,就是感谢党和人民政府了嘛。”
   米瓦尼沙罕·木扎提:“对嘛!”
   达吾提·巴拉提等(把同上内容的锦旗送给马强):“感谢你,感谢你们工作队。”
   马强(接过锦旗):“我们还是一起感谢党和政府吧。”
   达吾提·巴拉提等:“好!我们嘛一起来感谢党和政府。”
   他们同时面向观众边行礼边说:“党和政府啊,您就是那光芒万丈的太阳,照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光亮!你不仅照亮了山川湖海,也照亮了我们各族人民群众的心。我们感谢您,我们深深地感谢您!”
   (有顷
   (身着盛装的各族人民群众载歌载舞上,马强等人暗下
   身着盛装的各族人民群众在舞台上载歌载舞:“夏天里党是我头顶的遮阳伞,冬天里党是我身上的衣和衫。饿了党是我肚里充饥的馕,渴了党是我嘴里甘甜的泉。是党让我的生活甜蜜幸福,党就是我可以依靠的山。”
   (李青山上,身着盛装的各族人民群众载歌载舞下
   (内声:“队长,村里那位老大娘过生日,我们还去不去为她庆生日?”
   李青山:“去、去,都答应好了的,怎么不去?”
   (内声:那什么时候去?
   李青山:“你准备一下,我们立马就去。”
  
   (内声:“好。”
   (阿布都赛买提·亚森拿着卷起的锦旗,同古丽克孜·伊力亚斯、艾合买提·木提扎等上
   阿布都赛买提·亚森等:“李队长……”
   李青山:“啊,阿布都赛买提大哥、古丽克孜大姐、艾合买提大哥,你们怎么来了?”
   (同阿布都赛买提·亚森、艾合买提·木提扎等握手,同古丽克孜·伊力亚斯行抚胸弯腰礼。
   古丽克孜·伊力亚斯:“几天不见嘛,我们想你了。”
   李青山:“谢谢大姐,谢谢古丽克孜大姐,心里想着我。”
   阿布都赛买提·亚森:“我也想你嘛,李队长。”
   李青山:“谢谢,谢谢阿布都赛买提大哥。”
   艾合买提·木提扎:“还有我嘛。”
   李青山:“艾合买提大哥,谢谢,谢谢。”
   古丽克孜·伊力亚斯:“李队长,你怎么光说谢谢嘛。其实,最应该说谢谢的,应该是我们村里的村民群众。”
   李青山:“怎么这样说?”
   古丽克孜·伊力亚斯:“你看嘛,李队长,你们工作队来到我们村以后,什么都为我们干了,甚至孩子生病、老人过生日,你们都照顾到了嘛,这怎么不让人感谢?特别是这一次嘛,你们工作队又为我们购来设备,净化了自来水,让我们喝上了干净卫生的水。”
   阿布都赛买提·亚森:“是嘛,我们村里是山区。以前,村里虽然家家户户通了自来水,可是水源都是天然水嘛,天晴了水里满是虫子,下雨了水就成了黄泥巴,很不卫生,很多人喝了这样的水,常常闹肚子嘛。”
   古丽克孜·伊力亚斯:“我一看到这样的水嘛就恶心,可是人离不开水,又不得不喝,那种难受,真是没法形容嘛。”
   艾合买提·木提扎:“是嘛,看着恶心又不得不喝的感觉,真难受。”
   古丽克孜·伊力亚斯:“不过,现在好了嘛,你们工作队购买来了净水设备,净化了水源,我们今后再也不用喝那种恶心的自来水了嘛。李队长,谢谢你!”
   阿布都赛买提·亚森等:“是嘛,我们是得谢谢你,谢谢你们工作队。”(向李青山送同上内容的锦旗)
   李青山:“不不不,大哥大姐们,你们搞错了,这不是我的功劳,也不是我们工作队的功劳,这是党的功劳,是人民政府的功劳。你们应该感谢党和人民政府。”
   阿布都赛买提·亚森等:“你和你们工作队嘛是党和政府派来的,感谢你和工作队,就是感谢党和人民政府了嘛。”
   李青山:“这不一样。我们还是一起来感谢党和政府吧!”(接过锦旗)
   阿布都赛买提·亚森等:“好,我们一起来感谢党和政府!”
   他们同时面对观众边行礼边说:“党和政府啊,您就是那光芒万丈的太阳,照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光亮!你不仅照亮了山川湖海,也照亮了我们各族人民群众的心。我们感谢您,我们深深地感谢您!”
   (有顷
   (身着盛装的各族人民群众载歌载舞上,李青山等人暗下
   身着盛装的各族人民群众在舞台上载歌载舞:“夏天里党是我头顶的遮阳伞,冬天里党是我身上的衣和衫。饿了党是我肚里充饥的馕,渴了党是我嘴里甘甜的泉。是党让我的生活甜蜜幸福,党就是我可以依靠的山。”
  
   剧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