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晓荷】读 评:短诗二首: 顾 城《远和近》•雷抒雁《掌上的心》(诗评)_

2019-05-04 08:33:14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234)

【晓荷】读 评:短诗二首:   顾 城《远和近》•雷抒雁《掌上的心》(诗评)_


   篇一:
   远和近
  
   □顾城
  
   你
   一会看我
   一会看云
  
   我觉得
   你看我时很远
   你看云时很近
  
   这是一首模糊诗。此诗言简意赅、简练凝练而意赅,画面感较强。
   尽管有些模糊,但还算好了解,不很艰深、比较浅显,由于这个“比方”打得比较直观、生动而形象。
   诗人为咱们描绘了这样的局面:两个人,我和你,如同面对面,或附近站着、坐着。你在看我,当然,我也在看你。实际上是,两个人在相互看对方,或正视或“侧目”或“阅览”对方:你,一瞬间看看我,一瞬间又仰头看看云,一瞬间又看我……可是,“我”从中发现了问题,看出了异常现象:你的表情或目光不对了,别扭、异常。尽管,你我相隔这么近,“我觉得/你看我时很远/你看云时很近”;或曰:我觉得,你看我时——你离我很远,你看云时——你离云朵很近;抑或:我觉得,你看我时——你觉得你距我很远,你看云时——你觉得你距云彩很近。哈哈,有点拗口,绕了。
   尽管,外表看上去简简单单:两个人,你看我我看你,近在眼前一览无余,哪有什么模糊?没有啊!可是,诗人在这里奇妙地借用了实在国际、物理空间的“间隔”概念,来体现人与人之间的“远近亲疏”,这就需求你发挥幻想,去好好地感悟作者的远与近。
   “你看我时很远”,其实并不是你我——实在的空间间隔远近,而是你的心,隔我的心很远;你的爱情,与我的爱情很远;或许,你的爱与我的爱,很远;乃至是,你,我,两个人根本就没有爱,没有爱情了。即:是衡量人心的间隔、爱情深浅、联系的好坏,友谊的浓淡,情爱的冷热厚薄等等诸如此类。
   作者并没详细阐明,两个人是什么人,是男是女,是不是恋人。那么,纷歧定是爱情;可所以恋人,也可所以朋友。但,是什么不重要,无论是男是女,家人、搭档、朋友、乃至恋人,大道理是相同的。诗人为咱们,推导出了一个“通用”的“公式”。所以,作者其实不需求阐明这些。
   可是,给人的感觉,作者如同是想写一对儿恋人或是朋友,一般的异性朋友。
   实践中,实在空间的间隔,都是能够检测衡量的,不管远近,几纳米或几光年。而人与人、心与心、情感、爱情之间的“间隔”,就不怎样好“量”了。人间如同还没有一把这样的尺子,能够丈量人心或情爱之间的间隔或厚薄深浅。
   实际上,两个人的间隔——在相互看得见的规模以内,自然是不会远的。而云彩,天上的云,当然很远,这是说一般的情况。特别情况破例,比方,两者站在泰山之巅,或是黄山云海滨,身旁雾绕云飘。那么,两人之间的物理空间,却是有或许比与云彩之间的实践间隔更远一些。当然,以此诗的语境,诗人并没有阐明或声明是在某种或某些特别环境、情况,抑或宣告有必要站在泰山之巅、黄山云海某一点上阅览、了解。故而,应当扫除这些显着的“十分环境”或前提条件。应按照日子中的一般环境条件去解读。
   假如用“这双眼”看去,日子中相似这样的“间隔”举目皆是。如:心中的感觉远和近,心灵与情感的间隔,人与人联系的间隔等。
   人与人,心与心,有时候能够天边——千里,有时又能够万里——相印,天边——相亲。共处和睦的,远在天边也心相连;处欠好的,即使是一家人天天相见,也可所以如隔千山。有时候,两个人住同一屋檐下,却能够互为陌路,到达心灵与情感的相距——无穷远!
   诗人如此这般,运用标志、借喻的艺术方法,就把一个比较复杂乃至牵扯不清的人际联系或情感问题,生动、形象、简练而含蓄地阐理解了。很好地表达了诗人的主题、思维、观念。
   这正是模糊诗的长项,化繁为简、喻一概众、一字万言。尽管全诗仅24字,却高超地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、联系、心灵、精力层面的“间隔”展露无遗。
   总归,诗歌“准确”地很好地“检测”了人们的心思空间,精力时空,爱情经纬,友谊区域,友情(情意)层面的各种“间隔”。
   家人如此,搭档如此,朋友如此,恋人也是如此。全部人概莫能外。
   这是此诗的归纳力、通用性、普遍意义。
  
   篇二:
  
   掌上的心
  
   □雷抒雁
  
   假如我能把心托在掌上
   像红红的草莓
   托在厚厚的绿叶上
   那么,你就会一望而知
   你就会说
   哦,多么心爱的光润
  
   可是,假如我真的把心托在掌上
   像红红的草莓
   托在厚厚的绿叶上
   那么,定会被憎恶的鸟啄破
   我该怎样说呢
   该怎样表达这裂心的苦楚?
  
   雷抒雁是我国著名诗人、作家,曾(首要以诗人身份)任我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。他的诗歌总是那么纯真、质朴、坦率、诚笃、真挚、热心而滚烫,因之十分有力、动听。本篇也有诗人的上述首要风格特色。
   诗分两节。两节前三行的方式简直彻底相同,整齐、对应。
   第一节,诗人首要给出一个假定——“假如我能把心托在掌上/像红红的草莓/托在厚厚的绿叶上”。
   在此,诗人将心比作草莓,那红红的草莓鲜活生动、呼之欲出,真切得就像是真放在我的手心上。不只如此,诗人又把手掌类比绿叶:把心托于手掌上,就像厚厚郁葱的绿叶托、衬着红红的草莓。红绿颜色的明显对照,使本来普普通通的物象——心、手掌,在美丽的意象——红草莓和翠绿叶的烘托之中,获得了重生;“哦,多么心爱的光润”!这是多么明显、诱人的形象!光秃秃的红心、与活生生的绿叶组成美丽感人的造型、赤色绿色的激烈反差与辉映,真的是感人心魄!这几个意象,挑选打造得实在是太好了!可谓魅力四射、楚楚动听!完美地完成了刻画“人物形象”之重担!
   第二节,诗人“真的”把一颗赤子之心,掏出来了,“托在掌上,像红红的草莓,托在厚厚的绿叶上”——给您看!这又是怎样的坦率、纯真、忠诚!
   可是,这颗纯真、仁慈、和睦的红心,新鲜欲滴令人心爱,见光“问世”以后会怎样?将有怎样的礼遇、遭际、或是下场?人们不得不为“我”的真挚而英勇,深深地捏一把汗,在敬仰、敬佩的一起。
   至此,诗人来了一个转机——“那么”,这颗心“定会被憎恶的鸟啄破/我该怎样说呢/该怎样表达这裂心的苦楚?”公然,不是喜剧、正剧!本来,真的是悲惨剧——上演了!被鸟啄破的丹心,是怎样的冲击?怎样的苦楚?怎样的摧残?“我”强忍着苦楚摧残,反思自我,调查社会,宣布追问,嘹亮地呼叫似呼吁:“我该怎样说呢?该怎样表达这裂心的苦楚?”
   是的,实践社会里,是没有喜剧,没有正剧的;实践日子,只要悲惨剧,加上闹剧!如同还搭载有“儿戏”!这是诗人的经验之谈,或经验的伤痛、波折之疤痕!
   咱们知道,鸟儿是喜欢吃草莓的。这是诗句和意象的实践、实在的实际根底。惋惜的是,雷抒雁的这只“鸟”,可不是什么好鸟!而是一只恶鸟;不只一只,推而广之,可所以全部坏鸟,标志全部凶恶的物事人、假丑陋。
   这个比方,太形象了——红红的草莓,多么像一颗红彤彤的赤胆忠心。这颗“掌上的心”,那么美艳、灵动、绘声绘色、有光芒耀眼的艺术魅力!美丽的草莓,鲜红心爱、滋味香甜又可口。加上绿叶,颜色比照的激烈衬托,产生了愈加明显、赋有刺激性的艺术作用,更有感染力。她那么纯真、友善、崇高、显贵!正由于她如此夸姣动听,一旦遭受意外被鸟啄破,咱们才愈加不忍、不舍、苦楚!这也进一步反证或反射出,此心的宝贵与夸姣!
   为什么要假定、说“假如”?而不是大大方方、“光明正大”地直抒己见?是的,他不敢!他怕了,他跌倒了,乃至是吃尽了苦头。所以,他不敢真的把心掏出来。而是,只敢这样想一想、问一问、聊一聊。诗人以此来提示咱们:人人间,有许许多多这样的恶鸟、坏人坏事,你可要警觉啊!仁慈的人们!
   诗人命运多舛。雷抒雁的直性子、“诗性”而夸姣的心灵,使其在实践日子中一次次受阻、波折。他的心灵自然是伤痕累累,乃至是四分五裂!信任,蜜糖罐里,生不出如此这般饱经沧桑、有多灾多难意味的诗歌!这样扎实、深入的创作,只能从饱尝尘俗忧患蹂躏的魂灵里——阔步走来!
   这也正是日子中许多人,用一个壳子把自己包起来;借一个面具,一些“化妆品”,为自己“改头换面”,从而在实践日子中跳“假面舞”,过着一种虚饰的、假大空的日子之深层原因。而且,人们还会相互感染,相互感染,刮起一阵阵实践“流行病”。社会、日子,实践,便在这全部的填充、众多、污染之下,不断地患病、伤风、发烧,乃至患上癌症不治。而且,它没有医院可去!实践里,没有医院和专科医生为这反常的、病态的日子,诊治、挂吊瓶(打点滴)!也没有专用药!
   该诗深入、有力地批评、抨击了实践日子中的一些人和事。十分激烈地呼唤真善美,呼吁实在的人道、美丽的心灵、仁慈的魂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