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枚:面对现实和认清自我是人生最重要的事

2019-11-30 09:10:01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42)

作者:钟一

江湖之上,刀光剑影之中,流传着诸多绝世天才的传说。他们往往是一位籍籍无名的普通人,却在一夕之间修得绝世神功,功盖武林。惹得世人竞相仰慕,如望泰山。然而传说终究是传说,现实中是否存在绝世天才呢?

答案是有的,此人虽非练武奇才,但却是诗词界百年难遇的天才。他五岁便精通《尚书》、《论语》等传统儒家书籍。九岁时偶然读了一本《古诗选》,便无师自通成为了那个时代最年幼的诗人。

他就是袁枚,一生寻找苔藓真义的绝世天才。生长于阴暗角落里的苔藓,卑微且渺小,甚至让人觉得恶心。这位天才为何苦苦寻找苔藓真义,苔藓给他的人生带来了什么呢?

一切要从他十四岁那年说起,这一年天才初入江湖。他还未熟读江湖修炼手册,却以一篇《郭巨论》抨击封建礼教。时人皆震惊,封建礼教可是存在了几千年的规矩,这位年轻人不知该说他胆识过人,还是说他初生牛犊不怕虎。

有人欣赏他,有人贬低他,更多的人只是将他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。十四岁的少年第一次感觉到了自身在社会面前的无奈与不堪,有些丑恶发展的时间久了,便成为了人心中的正确思想。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丑恶在最初的时候,本就是丑恶。

袁枚深藏着无奈,但还未打击到少年对这个社会的信心。他到了二十三岁的时候,一举高中进士,入选为翰林院庶吉士。清朝满汉文化相互影响颇深,朝廷规定翰林院的庶吉士必须要学习汉文和满文,两科及格之后,才能留京做官。

然而在袁枚的心中,他一直将满文当作“蝌蚪文”,遂不愿学习满文。结果毫无意外,他只能被外派到江南做一名小知县。之后的七年时间里,他辗转溧水、江宁等地,勤于政务,政绩斐然。当地的百姓亲手为他绣了一件“万民衣”,足见百姓对他的爱戴。

《苔》的上部分感概了他的前半生:

白日不到处,青春怡自来。

苔花如米小,也学牡丹开。

苔花就是苔藓,它终日生长在阴暗、冰冷的角落里。在它的一生中,虽然没有阳光,但它也有着属于自己的青春。它努力地释放着自己的青春,就像牡丹一样地绽放。所以说哪怕再卑微的人,也会有成功的一天。

袁枚深知个体在整个社会面前是卑微的,他的官虽小,但是他也会像苔藓一般,努力地释放自己的青春,攀上成功的高峰。然而袁枚却背叛了他写的这首诗的上部分,他终究没有做到“也学牡丹开”。在他的人生下半场中,他追求更多的是快意人生。

三十多岁的袁枚正值升职加薪、仕途明朗的时候,却以“丁忧侍母”为由离开了官场。他认清了一个现实:长得再丰茂的苔藓,也接触不了阳光,它逃脱不了阴暗的环境。

“不知不觉已变淡心里爱,原谅我这一生不羁爱自由。”时隔数百年,将这首《海阔天空》送给袁枚。当他放弃学习满文的那一刻,其实就早已注定他骨子里最爱的是自由。

离开官场是袁枚在认清现实和自我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,他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了吗?

辞官后的袁枚曾买下金陵城郊的一座废旧庄园,而这座庄园的原主人是曹雪芹的祖父曹寅,也就是《红楼梦》里大观园的前身。袁枚将其改名为随园,并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改造随园。

改造后的随园集餐饮、娱乐、文化为一体,这是最早的商业综合体之一。随园很快就成为了南京著名的景点,每逢佳节来临之际,随园天天爆满。之后袁枚四处收集食谱,开发新菜品,并请来当时的名厨王小余担任厨师。

袁枚深厚的美食研究加上王小余高操的厨艺,让随园的菜品受到了江南各界人士的喜爱与追捧。袁枚因此也实现了财务自由,不用为五斗米折腰。

《苔》的下部分是袁枚下半生的写照:

各有心情在,随渠爱暖凉。

青苔问红叶,何物是斜阳。

下部分有两重意境,悲伤的人看见的是悲伤的意境,一辈子没有见过太阳的苔藓要问红叶:什么是夕阳,这当然足以令人伤感。然而乐观的人看见的是乐观的意境,正如袁枚一样。青青的苔藓任然充满着无穷的生命力,红叶却早已走到生命的尽头。苔藓为何如此有生机,那是因为它没有“夕阳”的迟暮心态,夕阳算是什么东西,在苔藓的一生中不需要夕阳。

没有“夕阳”心态的袁枚在他晚年的时候,开始了游走天涯之旅。他在79岁时三游天台山,80岁游吴越,81岁出游吴江。直到他82岁时,他才停止了游历之旅。此时的他身患重病,而他生命中说的最后一句话是:“千秋万世,必有知我者!”

他说的话在几百年后的今天成为了现实,我们当然了解他,因为我们也经历过面对现实和认清自我的难题。不管现实环境是充满光亮或是充满阴暗,我们生而平凡,就像苔藓一样。但是认清自我的卑微和渺小,不是让我们变得堕落和丧失生活的热情。

只有看透生活本质,并且还热爱生活的人方是真正认清自我的人。做一枚小小的苔藓又如何,比起少数的幸运儿而言,我们永远不懂何物是斜阳,一生充满热枕与对自由的追求。

就这样一直刚猛、热烈、勇敢地活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