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散文」师傅 作者:史永生(甘肃武威)

2019-11-30 10:29:38 作者:   |   浏览(350)

师 傅

师傅是重庆人。那年秋天乌鲁木齐落满了树叶,我踏着街上被风吹的翻滚的落叶,顺着一个招烹饪学徒的广告找到了他。

那时他在乌市自治区展览馆餐厅主厨。餐厅装修也豪华,当时有六间包厢,十五个散台。那天我去的时候,他正站在灶台前炒菜,当时餐厅也满是就餐的人。我被一个在后厨忙着捡菜的师哥带着捡菜,他示意我,等师傅把菜炒完了让我跟师傅谈,看看师傅收不收我这个徒弟。

这是个中午。我来师傅这里是一点多,等师傅炒完菜是四点多了。他取下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汗,对我笑了笑。又去了前庭跟食客打招呼,前庭的食客都叫他丁师傅,我听食客说,时间长了不来吃丁师傅炒的菜,心里像是缺个啥。师傅一直笑容满面的和他们打着招呼进了一间包厢。

后厨有六个人,加上我是七个。师哥是四川达县人。师哥常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,老子是四川达县滴,老子在四川想打拉髙就打拉髙。老子在新疆,掏我包包,还得让我悄悄。师哥比我大三岁,姓万,大伙叫他老万。

其余师兄弟们都是师哥给我一一做了介绍。那时大家都年轻,没几天就混成好师兄弟了。至于师傅那天对我的笑,我从他微笑中,也得到了心里的一些慰藉,师傅看上是一个慈祥的老头,他那时已六十多的人了。

我的工作是师傅让师哥给我安排的。

我初进厨房,好多调料我都不熟悉,什么拿刀切菜平时也沾不上边。我每天倒垃圾,架煤炉子,捡菜洗菜。偶尔也帮着洗碗打扫卫生。师傅也对我们很好,平时坐下来就把我们叫到跟前摆龙门阵。他也舍得让我们吃,隔三差五就做上一桌和我们热闹一下。

大概半年后,师哥和两个师兄弟出师自谋活路去了。师傅又带了四个徒弟,我被师傅调在了红案上和留下来的师兄弟忙活。有时也让我们去白案上帮忙。

师傅有几道拿手菜。我最喜欢看他做葡萄鱼。他把一条一千克左右的草鱼宰杀治尽,然后放在案上,用刀剔去骨刺取尽肉切碎,后在用刀背把鱼肉敲成鱼肉泥,在敲打鱼肉之间,师傅把鱼肉里面的鱼肉筋一一取出。然后把鱼肉放进小盆里,料酒,淀粉,鸡蛋清,后在加上紫薯粉,顺着一个方向搅拌多时,然后在放在冷藏柜里冷冻一个多小时。锅里放油烧至五成热时,拿出鱼泥逐个捏成葡萄大小的圆子,放锅里炸透捞起,然后再复炸一次。

鱼圆变的红中透紫,紫中透红。外表光滑亮丽。后在起锅放在用芹菜叶点坠的盘子上,做成葡萄挂枝的造型。后在锅里放水放糖炒化,放白醋。放少许番茄沙司勾芡,淋上明油出锅,浇在盘子鱼圆上面即可。

师傅是重庆人,他的火锅做的也是一流水。每次我们是兄弟们围坐在他身边吃他做的火锅时,那种麻麻辣辣的感觉和他那重庆人天生的好客大气的性格,让我们吃的感觉无拘无束。似乎是坐在一个慈祥的老父亲身边,吃着父亲亲自下厨为远道而来的儿做的菜,那是多么的一种美妙的享受啊!

又半年后,我和两个师兄弟也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师傅,临走的那天,师傅把我们送出了门,对我们说,他给我们没教上什么东西。有道是师傅领进门,修行靠个人。希望我们出去好好努力,记得常常想起他。

再后来,师傅回了老家。至于啥时候回的,我也不知道。那时没有手机,电话也不方便打。后来听一个师兄弟说,我们走了没几个月,师傅把餐厅转让给别人,回了重庆老家了。

再后来,师兄们为各自的生活奔波流离,渐渐也失去了联系。现在好多年过去了,我的师傅是否还在世上,如果还在,也是九十多岁的人了。我的师兄弟们也五十左右了。

哦,我的师傅,我的师兄弟。

配图源自网络